<span id="x6b17"></span>
  1. <acronym id="x6b17"></acronym>

    <ol id="x6b17"><blockquote id="x6b17"></blockquote></ol>
  2. <optgroup id="x6b17"></optgroup>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庫 > 調研觀察

    羅胖振宇真正商人,說相聲講段子無預言,千萬別當真!


    中華品牌管理網   2019-08-05  作者:彭小東    訪問人數:0  共有(0)條評論 我要評論
    核心提示

    對于絕大多數人,聽再多羅胖子都不可能成功,因為都是二道販子的產品,聽著很高大上,但是都不夠系統,且失真。當一份知識摻入了太多雜質時,恐怕只能勾兌成雞湯了。”害人害己!

           記住:把羅振宇的話只能當做相聲來聽,歡樂無窮,但是如果你非要把他的話當做方法論來做,多半是要吃虧的。其實想想就明白了,內容創業畢竟是辛苦活兒,羅振宇真要是先知,早就已經登頂福布斯了,何必再來賣會員。更何況干的是辛苦活還背這么多罵名!生活不易!做人太難!

        說真心話這幾年關于羅胖振宇我其實還真替《羅輯思維》覺得挺惋惜的, 聽了不少期,開始有些介紹的書還不錯, 比如有一期《大國不能認死理》里介紹的徐棄郁的《脆弱的崛起》就非常好。但是這個節目的內容受到的批評肯定會越來越多, 是因為他選擇的商業道路所產生的不可避免的矛盾:

        1、 如果是按照開始的“替別人讀書”的定位, 那么羅胖是可以保持比較客觀謙虛的態度,但是那只會類似《開卷八分鐘》那樣, 成為一個不溫不火的節目, 因為實際上愛讀書的人就直接讀書, 不讀書的人也不會去聽讀書節目;

        2、 但是在這個節目湊巧火了以后, 申音就提出了這么個“魅力人格體”的概念, 通過羅胖的個人魅力來吸引會員的無條件供養,作為一種商業模式。可是為了達到這個魅力人格, 肯定就要讓羅胖成為一個高于他自己的人( A MAN MUCH BETTER THAN HIMSELF), 不但要脫離原來“書本知識搬運工”的位置,裝成本身就很有學問很有思想的樣子, 而且對他講的題材,也要有很明確的好惡態度,這樣才會有人格魅力(因為人們不可能去喜歡一個看起來超然的人,而是會喜歡和自己想法一樣的人). 所以從那時開始, 羅振宇就是在扮演羅胖這個角色了。

        3、到了后來申音退出李天田接手后,羅輯思維更是在流變現的道路上加速。可是要怎么賺錢呢?除了收會員費, 就只能賣東西和參加培訓, 所以節目的題材就越來越偏向他們自己賣的書,而且節目的主導思想也越來越各種互聯網思維了。

        但是,作為一種產品,羅輯思維恰恰放棄了對它最重要的部分---產品品質的打造。其實對于這種節目, 知識策劃人就是產品經理。可是從最新這些期來看,羅輯思維的知識策劃人就是原來近親繁殖的那幾個人,所以還會沒底線地盜取內容,可見這塊的能力非常薄弱,和羅輯思維的社會知名度根本匹配不上。看來注意力都用在商業套現上了。

        綽號“羅胖”的羅振宇再次被人怒批是大忽悠。去年10月25日早間,一篇為《羅振宇的騙局》文章在朋友圈刷屏,文章提到大部分知識付費其實都是大忽悠。羅振宇在更多意義上滿足了絕大部分人不喜歡讀書卻喜歡被人稱之為讀書人的虛榮心。

        文章內容毫不客氣地表示:“對于絕大多數人,聽再多羅胖子都不可能成功,因為都是二道販子的產品,聽著很高大上,但是都不夠系統,且失真。當一份知識摻入了太多雜質時,恐怕只能勾兌成雞湯了。”害人害己!

    其中一段原文是這樣的:
    我朋友張松的一天是這樣度過的:
    叮鈴鈴——早晨鬧鐘響起。

        他眼一睜,立馬抓過手機,打開“得到”,傾聽60秒羅胖教導。刷牙與吃早飯時,打開“喜馬拉雅”,“完成了30分鐘的音頻學習。”然后,他出門上班。地鐵上,再點開“知乎live”“聽了三個知名答主的經驗分享。”中午吃飯與午休的時間,他又點開了“在行”,“抓緊學習了《如何成為寫作高手》。”下班路上,他又打開“得到”,“我在上面訂閱了5個專欄。”吃完飯,上床,打開“直播”,“聽了李笑來的《普通人如何實現財富自由》。”

    然后張松帶著滿滿的充實感,終于無比欣慰地進入了夢鄉。

        該文諷刺羅振宇旗下的產品,說知識付費向用戶兜售的,實質上是一種精神慰藉,甚至對羅振宇的用戶怒其不爭:“喜歡羅振宇勝過喬布斯,那你應該還在每天擠地鐵。”

    羅胖振宇就一說相聲的!沒有預言家,只有段子手!千萬別當真!

        1、“毒奶”羅振宇
        我們知道在電子競技領域,有一個網絡流行詞,叫做“毒奶”,一開始是用來指代游戲中的“反向治療”,后來逐步引申為“作出后事情卻往相反方向發展的預言”,用圈內的話來說,就是被“奶死了”。過去幾年,被羅振宇奶死的企業其實還真不少。

    2014年,北京有一個賣煎餅的品牌非常火,名字叫“黃太吉”,羅振宇曾經還去過黃太吉的店里做活動。

        有人總結黃太吉的成功經驗說,它是把吃煎餅這個“土得掉渣”的行為變成了一種時尚、一種生活態度,甚至一種文化。對于這樣一家網紅企業,擅長營銷的羅振宇自然非常看好,甚至表示黃太吉的出現,“意味著過去我們這個商業世界所有的觀察角度全錯。”

        然而,黃太吉沒火多久,商業世界的基本法則終究還是起了作用,互聯網思維沒能成就黃太吉,在燒光了兩個億之后,不好吃的黃太吉最終還是被市場給淘汰了,不僅外賣團隊被收購、店鋪頻頻倒閉,今年公司還被列為了失信被執行人。

        同樣是羅胖子,羅振宇當年對羅永浩造手機也非常看好。在2014年的一次演講中,羅振宇表示:“5月19號晚上我們一幫搞投資的人在一起吃飯,席間談起了第二天要發布的錘子手機,當時整個一桌人只有我看好羅永浩。”

        當時其他人不看好羅永浩的原因很簡單,因為羅永浩從來沒做過硬件,而手機硬件作為一個大坑,有無數細節會讓羅永浩陷進去。但是羅振宇堅持看好羅永浩的原因也很簡單,因為覺得羅永浩“是一個有勢能的人。”

        如今錘子經營不善只能賣身頭條,羅永浩轉頭又去做了電子煙,從一些采訪來看,羅永浩的勢能終究沒能在錘子發展的過程中起到任何作用,反倒是用來和下屬對罵了。

        不管是暴風樂視,還是黃太吉錘子,這都是被羅振宇奶死的典范,還有一個沒有奶死的papi醬,其實也被羅振宇坑得不慘。2016年3月,羅振宇投資papi醬,在創投圈引起巨大反響,然而當年11月就被爆出撤資,而且是在8月份就已經撤資完成。后來papi醬在回應這件事的時候表示,“不光是錢撤了,所有的項目都撤了。”

        今年年初的跨年演講中,羅振宇又奶了一口戴威,表示:“你知道戴威今年多大嗎?1991年出生,27歲,多年輕。按照百歲人生這個坐標,他至少還有70多年,甚至更多的時間。70多年,后面還會發生多少種可能?人生還有多少種變化?不管今天戴維負債多少,都不能說他這輩子完了。”

        其實在羅振宇說這個話之前,根本沒人會覺得戴威完了,大家眼中完了的不過是ofo,所有當時有不少人都在為戴威鳴不平:您可別奶了,我還等著退押金呢!此時羅振宇的預言,儼然已經成了某種“毒奶認證”。

        2、預言史還是打臉史?
        從2015年開始,羅振宇每一年都要做一次跨年演講,名為“時間的朋友”,號稱要連續做二十年。但是目前才做到第四年,羅振宇的演講就已經跌下神壇,在一些媒體口中,甚至是從精英的預言變成了咪蒙式的雞湯。今年年初,第四次時間的朋友跨年演講之后,一個段子忽然風靡全網:“中年人看羅振宇跨年演講,和老年人買權健保健品本質上沒有任何區別”。

        2016年12月31日,第二次跨年演講,羅振宇表示,下一年的一個大趨勢是時間戰場,一是幫助用戶省時間,二是幫助用戶把時間浪費在美好的事情上。結果轉頭短視頻崛起了,如今回過頭來看,時間戰場確實存在,但是互聯網公司做的事情卻和羅振宇想象的有些不一樣,一是幫助用戶殺時間,二是幫助用戶把時間浪費在更多無聊的事情上。由于2016年 AlphaGo戰勝了圍棋世界冠軍李世石,這次跨年演講羅振宇還預言了智能革命的到來:“也許只要5到20年,在我們還沒有退休的時候,這個世界就會變得極其陌生。”

        羅振宇最終還是高估了這個世界突變的能力,卻又低估了漸變的力量。2017年12月31日,第三次跨年演講,羅振宇又說,未來互聯網企業的工作模式不是“996”,而是“247”,即24小時7天工作制三班倒。為了驗證“247”的可行性,他還特意以小米、騰訊和網易的吃雞游戲的上線時間舉例。

        結果沒想到,如今小米、騰訊和網易最開始推出的吃雞游戲基本全都涼了,碩果僅存的反而是姍姍來遲的正版手游。事實證明,好游戲是需要慢慢打磨的,并且人民群眾真的不能換電池,而羅振宇倡導的“247”模式,其實比馬云的“996”福報還要壞。

        3、內容創業,靠講段子
        最近幾年,罵羅振宇幾乎成了一種潮流,騙子、忽悠、販賣焦慮,一頂頂大帽子往他身上一蓋,好像做個知識付費都變得非常的十惡不赦。其實回頭想想,需求催生市場,段子手自然有段子手的生存空間,非要把段子手當做預言家,錯的不是段子手。

        成功學變“毒雞湯”?
        雖然幾年間大紅大紫,但羅振宇的知識收費也屢屢遭到質疑。就像他當年力捧的“千萬級別”papi醬一樣,老羅和他的知識付費概念似乎幾年間就變得已經過時了。

         早在2014年,就有網友在知乎上怒批羅振宇的每天早起60秒語音騙局,稱自己以前真的相信羅振宇每天早上6點在微信上發1分鐘語音,但是有一天語音卻發了前一天的內容。羅振宇承認語音不是現場錄制,是提前錄好再由工作人員發布的,而那天在發送語音的時候出了點錯誤,把先前的語音重新發了一遍。

        網友認為這事沒什么稀奇。因為羅振宇是個商人,商人做事是要衡量成本的。每天早起現錄語音這事成本非常大,而收益呢——和提前錄好然后稱為現錄沒什么區別。因為沒任何可能性進行監督,沒有監督的保證其實無什么意義。

        另外一位網友表示自己經常收聽《羅輯思維》,但認為《羅輯思維》最大的價值就是消遣和打發時間,最好聽的就是寫歷史故事。不過,他也認為《羅輯思維》的專業性為零。例如,有關經濟學的節目,沒有一期是靠譜的,沒有一期是沒有硬傷的。

        也有用戶表示,羅振宇旗下類似《羅輯思維》這樣的節目,2014年以前的還可以看看。雖然有些節目也有邏輯混亂的瑕疵,不過相對較少。但2014后半段的就無法直視了,感覺羅振宇本人演講毫無邏輯,前后的觀點經常不一致,感覺只是照著不同的文案背稿子。

        更有專家批評羅振宇的碎片化學習本身就存在問題。例如,《羅輯思維》、《時間的朋友》這樣的節目號稱做21世紀的書童,將瑣碎的知識整理后傳達給用戶,但是這樣妨礙了用戶自己的獨立思考,由于個人情況不同,人云亦云的“雞湯文”解決不了自身的實際問題。

        業內人士表示,“得到”這類節目深諳用戶心理,因為用戶不需要什么營銷之道、創業那些坑,只想知道如何開啟輝煌的一生、如何迅速走上財富自由之路。他們熱衷于看“如何快速閱讀”、“如何成為演講高手”、“如何有效學習”。用戶收聽得到,就有一種“我在學習,我在看書,我沒有虛度光陰”的心理暗示。

        名聲不重要
        不過,羅振宇現在并不打算輕易認輸,就如同他當年被趕出央視一樣。今年2月,羅振宇在講課時也提到了去年與papi醬分手一事。當初羅輯思維聯合徐小平投資網紅papi醬1200萬元轟動一時。但隨著網上熱潮的退去,不到一年,羅輯思維卻最終和papi醬分道揚鑣,使得羅振宇在“江湖上留下了類似陳世美這樣的名聲”。

        但羅振宇認為,名聲真的不重要,重要的是生死,創業者每一步,面臨的都是生死劫。“創業的第一條,就要時時刻刻斷、舍、離,丟掉你的存量。”羅振宇還提醒,創業者不要想那么遠,逃得當下,就是贏,“留得青山在,將來怎么都行”。

        對于近期部分公眾號的質疑,羅振宇在微信朋友圈表示,“大家也在問我對那篇文章的看法。劉潤老師寫的,和我看法一樣。我就偷個懶了。”

        在朋友圈中,潤米咨詢創始人劉潤表示,“這兩天不少人問我對一篇文章的看法,我回答:不值得討論。寫那篇文章的人,放在20年前,會寫《讀書無用!賣做原子彈,不如賣茶葉蛋!》,放在10年前,會寫《MBA無用,讀完總裁班后,公司終于倒閉了!》。值得一提的是,羅振宇的老同事王利芬今年9月決定把優米將重新定位為“商界領袖競爭知識平臺”,并表示,“今天我最反對別人把優米視為一個知識付費平臺。”

    關注本新聞網友還瀏覽了產品經理培訓專題
    標簽:產品品牌
    來源:中華品牌管理網
    暫無評論,快來添加一條!
    點擊這里提交你的留言
    丁香婷婷基地